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世妖尊 第五百四十八章 诡异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8:28

绝世妖尊 第五百四十八章 诡异的力量

古尘满脸不敢置信,他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再看,结果确实已经什么都沒有了。

“真是见鬼了。”

一声呢喃,古尘挥手撤去道法力量,然后道;“二牛,你要不要给我解释一下,这矿精到底要怎么对付。”

一道紫光,二牛直接从古尘的胸前钻出,环视四周,凝眉道;“还真的是一个麻烦,我以前也只是遇到过一次矿精,但是并沒有这么变态,可是这个矿精,竟然连道法力量都无法困住,未免有点太变态了。”

“我是让你说方法,不是让你讲这些废话的,变态不变态难道我还能看不出來。道法力量都无效,看來可以无视我了,这对我们來说,可是一个大麻烦,这东西的力量,太诡异了。”

“啊。”

古尘刚说到这,突然,一声惨叫响起。

四目相视,古尘和二牛对视一眼,随后连忙奔了出去。

“不要啊,救命啊,救我啊。”

惨叫声从地底传出,古尘一道残影,直接深入地下。

曲径蜿蜒的矿洞,古尘大概深入了百丈,便是到了底部,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黑影,正在缓缓逼向一个马脸男子,而地上,已经死了一个被挖出心脏的猪头男子。

马脸男子缓步后退,已经被逼到了身后的墙壁上,再也无路可退,正在这时,黑影之上突然出现一个大手,缓缓的伸向了马脸男子的胸口。

“呜……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马脸男子紧紧的贴在身后的墙壁上,眼泪啪啪滑落,但是,任由他如何的摇头,黑影的动作丝毫沒有迟缓。

突然,眼看这黑影的大手要插进马脸男子的心脏之时,一只赤红色的大手出现,直接将黑影抓住,狠狠的攥起。

“嘭。”

嘭的一声,漫天黑雾飞散,随后消失不见。

古尘看了一眼四周,忙來到马脸男子的面前,道;“怎么回事。已经到了夜间,你们为什么沒有出去。”

马脸男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下跪在古尘的面前,猛磕头道;“前辈救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少说废话,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的矿精,明明是在纠缠他,但是一个转身之后,竟然跑到了这里,为什么突然放弃了他,难道知道他不好对付。

马脸男子忙站起道;“前辈,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今天采矿的时候,我兄弟的腿受了伤,行动不便,我就帮他处理了一下,等到我们想出去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时间。我们担心这一路上去,他的伤势加重,就留了下來,沒想到,沒想到他突然被杀死了。”

“我问的不是这些,我问你,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个东西会突然出现。”

“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受到惊吓,马脸男子还惊魂未定,他深呼两口气,努力的回想,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道;“我想到了。”

“快说。”

“是这样的,刚才矿脉中,有一团红光游走,他,他说肯定是宝贝,就想截住,将其挖出來,但是才刚刚动手,那黑影就出现了,我,我真的只知道这些。”

红光游走在石壁之中。

闻言,古尘不禁的看向了二牛,二牛缓缓的点了点头;“肯定是矿原石,矿精就是专门守护矿原石,他肯定感觉到矿原石有危险,所以才突然來到了这里。“

古尘眯眼想了一下;“恐怕不止是守护那么简单,我感觉,矿精很有可能就是矿原石。”

二牛一愣;“你的意思是。”

古尘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二牛道,“我是灵魂体,那矿精应该对我无可奈何,我去找他的本尊,你们在这里拖住他。”

古尘看向那马脸男子;“你们刚才看到的红光,往什么地方去了。”

马脸男子忙指向左侧;“那红光顺着这条矿脉,往左去了。”

二牛嘭的一生化作一团黑烟,随后直接钻进了岩壁之中,看到这一幕,马脸男子不禁的瞪大了双眼,这,这……。

古尘谨慎的环顾四周,道;“你,不要闲着,赶紧挖矿。”

马脸男子一愣;“挖,挖矿。前辈,这,这会激怒那个东西的。”

“我知道。”古尘道;“我就是要激怒他,你赶快挖,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着话,古尘手中的骨剑

,一下就架到了这马面人的脖子上。

本以为來的是个救星,沒想到却是……。

马面男子身体颤抖,满脸哭丧的看着古尘,但是古尘眼中满是冷漠之色,他只能重新的捡起了矿铲。

“当当当……。”

矿铲狠狠的插在矿脉之中,随着马面男子的挖掘,新鲜的血腥味,充斥了这一方空间。

石头不仅是血红色,甚至仿佛真的有血液一般的液体滴落,古尘看的一脸凝重,甚至他不禁的怀疑,难道血髓矿真的是大地的血脉。

如果不是,那么这血腥的味道,还有如鲜血一般得液体该怎么解释。

正在古尘怀疑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出现,直接出现在马面男子的身后,悄无声息,甚至沒有引起丝毫的波动,让马面男子完全沒有察觉。

马面男子正在奋力挖矿,完全不知身后一只黝黑的大手,正抓向自己到脑袋。

眼看黑影要将马面男子的脑袋抓住的时候,突然,一股雄浑的力量涌动,再次一只赤红色的大手出现,抢先一步将黑影反抓。

“嘭。”

嘭的一声声响,将马面男子吓了一跳,他连忙回头,却只看古尘在后面盯着自己,然而并无其它任何的事情发生。

马面男子一脸的怀疑,刚欲开口,却被古尘一个冷冷的眼神瞪回;“谁让你停了,继续。”

虽然矿精的力量诡异,但是能不能对二牛构成伤害,古尘也不敢确定,二牛现在进入了矿脉中,去寻找矿原石,他必须在外面牵扯住矿精,万一矿精去找二牛的麻烦,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被古尘一声呵斥,马面男子忍不住的一个激灵,随后继续挥舞起手中的矿铲挖掘了起來。

古尘站在马面男子身后不远的地方警戒,他知道,矿精肯定还会再次出现,若是他不提防,马面男子说不定就会什么时候被杀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间就是过去了大概半个时辰,但是,矿精却是沒有再出现,就在古尘奇怪,难道矿精发现了二牛的异动,去追了他。

突然,古尘猛的发现,正在挥舞矿铲的马面男子身体一怔,喉间发出一声怪叫。

古尘一怔,暗道;“坏了。”

一道残影,古尘直接來到了马面男子的身边,只看到他胸前一片血肉模糊,而一只黝黑的大手,正缓缓的收回进矿脉中。

看着马面男子的双眼之中,生机渐渐的消散,古尘不禁的狠狠的皱起了额头。

这个矿精本身的实力倒是并不强大,但是,难缠的是,他出现的悄无声息,甚至不惧任何力量的攻击和任何的攻击手段。

沒想到这次的矿精,竟然从矿脉中出现攻击,正好借助马面男子的身体挡住自己的视线。

看着马面男子的双眼之中再也沒有任何的生机,古尘不禁的眯眼,然后将其双眼缓缓闭合,轻轻的放到了地上。

虽然,如果不是古尘的出现,马面男子早就已经死了,但是他也不算是救了人,因为他沒有做好完全的防御,结果还是让马面男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过,虽然马面男子死了,但是,挖矿不能停止,如果他不继续吸引矿精的注意力,那么二牛就该麻烦了。

想到这,古尘伸手虚抓,掉在地上的矿铲,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中,随后便是挖掘了起來。

依着古尘的气力,挖掘矿脉完全不是问題,但是这一刻,他和普通话人其实也沒有什么两样。

因为完全不能发现矿精的踪迹,灵魂力量沒有任何的用途,所以,他需要将自己的神经紧绷,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矿精就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察觉不到的地方。

古尘一边挖掘,一边注意身后和四周的动静,但是自从马面男子死后的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里,矿精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不知矿精是不是去找了二牛的麻烦,古尘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开采,争取让矿精将仇恨紧紧的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还是沒有矿精的任何踪迹,就在古尘怀疑,难道是天亮了,矿精离开了的时候,突然,他猛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危险感觉从头顶之上传來。

出现了。

在上方。

强烈的危险感,让古尘绷紧了身体的每一根神经,空间涟漪猛的荡起,他凭空消失,而下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十丈之外。

嘭。

一根锋利的黑色长枪,凭空出现,直接插在了古尘刚才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他刚才躲闪的及时,毫不怀疑自己会被从头贯穿。

黑色的长枪缓缓化成黑雾,古尘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凝重;“还想跑。”

古尘大手虚张,直接罩向了十丈外的黑色长枪。

无匹的极寒力量瞬间涤荡,使得这一方空间内的温度,迅速下降,地面之上,迅速的蔓延了一层冰霜。

黑色长枪化成黑雾的速度陡然加快,但是最终还是晚了一步,等到只剩下一小半的时候,便是被彻底的冰封了起來。

看到这,古尘嘴角不禁的浮现一道弧线;“还好我的手段多,终于找到对付你的办法了。”

沒想到,道法力量无法封印住的矿精,竟然挡不住极寒的冰封,倒是让古尘意外惊喜。

...

商丘治疗早泄医院
枣庄牛皮癣医院
晋城治疗睾丸炎医院
宿迁好的牛皮癣医院
枣庄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