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战国 正文 第八幕:异域镇魂曲_第471章:沉沦之地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9:25

战国 正文 第八幕:异域镇魂曲_第471章:沉沦之地

从混沌时代末期的涅灵帝国时候开始,势力间的会议都是武夫之间的吵嘴,大都是无果而终的夸夸之谈,对于战局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而且开会议的时候还要按照礼法制度来安排固定的位置,虚有其表,徒增虚名,一直到洪均·帝拉洪均·凌效仿前洪均帝国人族第一位玄皇,改名帝拉,会议才变得庄重,除了衣着正式以外,会议展开期间需要摇铜铃后来发言,否则不可发言。

但像桃花坞这次围绕火堆分散而坐来展开的势力间对话,是前所未见的。

极光是何等洒脱之人,他从来不会在乎那些礼法制度,所以根本没有对此说什么。会议刚刚一开始,话题就引到了最令他们关注的话题——罗喉·危和黑石魔族上了。

“从四年之前,我就发现了罗喉些许的阴谋,最初是浮空岛事件,不知大家可否还记得?”东方子炎先开口说道。

“四大灵宝之地,其土层之下多富集着远古原魄,那次我跟子炎等人被五圣·澈灵事件牵扯了进去,无意间经发现了黑石魔族正在浮空岛酝酿的巨大阴谋。”莱茵阴沉着脸。

“这件事我有耳闻,但不知其中细节,说来听听。”卢法斯用一根桃枝拨动着火堆,缓缓说道。

“我想,还是总督来说这件事比较好。东方子炎看着伊利亚。”

这时,伊利亚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火堆中的熊熊火焰,默默地说道,“那是罗喉计划的第一步,就是为化魔池提供无穷无尽的‘食物’,化魔池,也就是血巢,与幽冥黄泉同为魔族的出生之地,原本就拥有无穷无尽的阴魄,但罗喉需要用化魔池来提升自己的血统,所以化魔池原本的力量就自然不够了,所以他才把目标放到了浮空岛。”

“他为什么不选择百草谷或桃花坞呢?”奥德修斯问道。

伊利亚看了极光和铁秋生一眼,“当然有他的原因,这原因其一是百草谷和桃花坞内都有高人居住,他们不好轻举妄动,况且这两个地方都在人族境内,如果把动静搞大了也不好收场,这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发动天地之乱,要知道浮空岛与人界壁垒距离有多近,罗喉为了自己的计划顺利无阻的进行,甚至不惜把魔神靡费斯特搭进去,靡费斯特是魔神,阴魄强大深不可测,但浮空岛的禁制结界专门克制魄力强大的人,有魄之人只有用原始帝皇的皇血才能打开结界,罗喉虽为魔帝,却并非远古帝皇,所以为了计划的实现,靡费斯特居然自废魄源,也就是把自己的心脏挖了出来,身为黑石魔族他不会死,但他的魄也被废掉了,形同废人,就这样,他带着化魔池潜入了浮空岛,当时澈灵等人还没有进入,靡费斯特在岛中央潜心修行了五年,化魔池潜伏在那里也五年,不断的汲取浮空岛的万年原魄,所以你们到的时候才会看到那片‘灰质’区域,看上去只有那片圆形区域是荒芜的,其实那时浮空岛的地下已经被化魔池延伸出来的‘血管’渗透了,什邡的确能阻止化魔池的吸收作用,但当时化魔池已经基本吃饱了,所以在你们走了之后,靡费斯特才从最深的勘井中引发了浮空岛的虚空转移,转瞬间来到了神界,而且……巨大的穿界门也打开了,那一次,罗喉不仅将化魔池‘喂饱’了,而且也打开了牢固的三界壁垒。”

“早有耳闻,但罗喉的阴谋不止如此吧?”圣凰默默地说道。

“总督,请继续说。”极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我刚才提到了,想必之前你们也听灵虚他们说了,罗喉将化魔池喂饱后还有一个计划,那就是提升自己的‘皇血’纯度,”伊利亚喝了一口酒,“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上古帝皇都有哪些人吧?史书中甭记载过,鸿蒙初期,宇宙原魄刚刚流落到这个世界上,有三人与八诈神几乎是一同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三个人分别名为‘赫连’、

‘乞伏’和‘乾归’,这三个名字跟八诈神的名字相同,都是古代咒文的名字,其意为‘洪均’、‘五圣’和‘涅灵’,所谓皇血无外乎这三人后裔的血,罗喉虽为魔帝,身体内却并无皇血,如果有了皇血血统,他的能力将提升到什么样的层次?谁也不知道,但罗喉·危从很早之前就开始酝酿这个计划了,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底特亚斯族,底特亚斯族也是洪均的后裔,其族中苏、雨两姓家族的血统甚至比洪均帝国皇族更高,就这样,在一次突如其来的偷袭中,底特亚斯遭到黑暗联盟杀手的突然袭击,当时雨家家主等高手都不在,苏家险些遭到灭门,苏家家主苏笏为掩护两姓家族族人撤退,独自留下抵挡杀手,最终落入了黑石魔族之手,所有人都以为苏笏已死,但其实他被带回了魔界,被罗喉施以残忍的换血仪式,残忍的被杀害,从那以后,罗喉的‘猎皇计划’就愈演愈烈……”

伊利亚一口气说完,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皇在这个世界上是什么的身份,皇所掌握的力量是天机所授,但罗喉·危居然会执行“猎皇计划”,违背天机,简直是行逆天之事,但东方子炎听后却面不改色,他知道,苏笏就是他的外公,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外公竟是这样死的,一时他竟然感到心痛如绞。

“丧尽天良啊……罗喉·危,就连当年的罗喉·霸都没有这般凶残,为了成为三界最强者,那张面具下隐藏了多少秘密,手上又沾染了多少无辜的性命啊……”铁秋生长吁短叹。

“老铁,你要知道,一个恶魔,尤其是罗喉这样的恶魔,他的野心绝不会只是想要成为这世上的最强者。”东方子炎脸色铁青着说道。

“你是说……他还有别的预谋?”浮黎不解的问。

东方子炎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之前,我跟莱茵、圣凰去过一次神界的黎南之地,在黎南之地的地下王宫看过一些古代黎南人所作的壁画,当时我冥思苦想,想到了一些什么。”然后她问浮黎,“对了,浮黎姑姑,我让你带来的东西你带了没有?”

“带了。”浮黎转过身,从洛拉背后取出了暗金色的长剑,交到了浮黎的手中。

赤皇魅罔。

东方子炎接过赤皇魅罔,将长剑拔了出来,虽然已经失去了灵光,但依旧锋利,他看着锋利的剑刃,轻声说道,“赤皇魅罔的剑魂……丢了,是罗喉干的。”

“杜艾森大人的雪走刹那也是……”无魂若有所思。

“没错,这应该就是罗喉的第二步计划——窥得天机!!”东方子炎猛的把剑收了回去。

“什么意思?”极光问。

“很简单,天机自然说的是参透天机所得的神谕天书和十相自在图,在骇古的鸿蒙时代,黎南人等人族分支就人族就能够参透天机所得,得到了很多经验之谈,并且将记录了大量驾驭宇宙原魄的方法,并且,经过后人不断地修改积累,在混沌时代就已经成型了,年轻时听父皇说过,当时的天机笔录以‘书’和‘画’两种形式保留了下来,‘字’的部分就是神谕天书,而‘画’的部分名为‘十相自在图’,还有人说过。只要能将神谕天书和十相自在图结合在一起配合解读,就能拥有解开所有未解之谜的能力,而且这也只是肤浅的猜想,其作用还可能更加深厚。”圣凰顿了顿,“但混沌时代后期,前洪均时代的玄皇洪均·隆为了防止天机泄露,便将十相自在图收藏,还将天书分成了十三份,分别封印到了上古巨兽八诈神以及五灵兽的魄之中,后来五灵兽成为神器守护兽神,便将天书残卷封印到了神器剑魂中,我想,黑石魔族想得到的,就是天书残卷吧,我想,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能得到一统八方的能力,可十相自在图已经销声匿迹,神谕天书却分散到了八诈神和五灵兽的身上,五灵兽为神器守护兽神,所以天书残卷被其封印到了神器之魂中了,”东方子炎顿了顿,又说道,“青龙于龙血戟,白虎于冰穹神弓,朱雀于赤皇魅罔,玄武于雪走刹那,而麒麟则于黄金之翼斩铁剑,近百年来,青龙白虎已经不知所踪多年,所以龙血戟与冰穹神弓都下落不明,所以罗喉就将目标先放到了我、杜艾森和我的老师龙身上了,当时正巧赶上我离开人族,赤皇魅罔在上官元疾手中,所以藏在赤皇剑魂之中的天书残卷连同剑魂就这样被罗喉盗走,杜艾森的雪走刹那也是如此,可老师现在南郡,至今还未受到攻击,可见罗喉已经将目标放到了八诈神的身上了,黑石魔族的下一步目标有可能是一面继续攻打人神两界,另一方面就是寻找八诈神的下落,只要神谕天书有一半尽归罗喉之手,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诸魔之门……”极光喃喃道。

“什么?”洛基听到这个名称,显然被惊吓到了。

“根据传说中说道,得天机之力量的人,将有能力打开连接幽冥黄泉之下极渊的诸魔之门,当那扇门打开的那天,全世界将被黑暗所吞噬,里面将会出现传说中的七十二柱魔神,到时候就算是洪均·帝拉重生,八诈神全部现身,也没用了。”极光默默地说道。

“可八诈神神出鬼没,经常藏匿在虚无空间之内,如何寻找?”白瀛问道。

就在这时,辛德勒突然开口了,“我在雪域见过太阴。”

“你是说八诈神……太阴?”极光瞪大了眼睛。

“没错,太阴,他一直藏在万年冰川之下,但却出来了,我当时问他要去往何处,他说:‘战争不断,威胁世界的力量平衡,维持均衡是吾等,推脱不得,吾今日来到人间,就是为了守护天机,不被泄露况且,古之阴邪,始于混沌,后遗留者,当做荼毒,遍识天机,为祸人间,孽也,孽也。’随后,就消失了,遍寻无果。”辛德勒复述了一遍说道。

“也就是说,他已经知道罗喉接下来所要做的事了。”无魂附和道。

“好了,大体情况我都了解了,我们现在也已经是同盟了,说吧,以后有什么需要人族支持的。”极光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极光大人,罗喉为了完成计划,一定是分兵出击,七魔神依旧作为主力军攻打两大族,而黑暗联盟一定会去寻找八诈神的踪迹,这样,你们屠戮者联盟只管对抗黑石魔族的主力军,而八诈神那边,就交给我们中立者联盟了。”卢法斯也站了起来,同样拱手说道。

“你们办事,我当然放心,好吧,就先这样决定吧。”极光说道,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新的传话玉,“这个映像传话玉连接着屠戮者联盟本部的信号终端,今后我们可以随时联系。”

卢法斯收下了那颗传话玉,“必然如此。”

“那先行告退了。”极光冷冷说道。

“慢走!”卢法斯回应道。

“师祖,弟子告退。”洛拉对着铁秋生深深地行了一礼。

“好好好,老朽不送了。”铁秋生笑了笑说道。

“我去送你们。”东方子炎起身,莱茵也跟着站了起来,送极光他们去了。

路上,极光一边走,一边对子炎说,“子炎呐,几年不见,你的学识又曾长了不少啊,听着你对罗喉阴谋的分析,我是十分叹服啊。”

东方子炎笑了笑,“我只是偶尔想到了而已。”

“行了行了,在我面前你就不要太过谦虚了,莱茵啊。”极光轻声说道。

“莱茵在。”莱茵回应道。

“东方子炎我把他当做孙子看待,今后我就把他的安危交由你照顾了。”极光说着,已经来到了岛边缘的石台上。

“一定一定。”莱茵回应。

“恭送大司命。”东方子炎深深地鞠躬,再抬头之际,极光等三人已经乘上黑色的铁坦飞艇二号,消失在夜幕云海之下了。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铁岭市妇婴医院
湖南治白癜风费用
九江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湖北癫痫病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