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乾坤召唤 第八百五十六章 岂能饶你(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2:48

乾坤召唤 第八百五十六章 岂能饶你(上)

“胖哥,打的不错。:3”

一路,在四周观众狂热的欢呼声中,望着胖子脸色阴沉的走回,张浩稍稍起身,伸出拳头与前者对碰一下,笑呵呵的道。确实,就刚才一战以滕志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平手收场,已实属不易。

微微摆手,胖子一脸兴致不高的蹲到瓢锤儿旁侧,道:“锤儿没事吧?”

“伤势暂时遏制住了,只是后续治疗有些麻烦。”听出胖子语气里的担忧,塔褚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安慰道。

“这几个崽子的实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如果要晋升真神大成境,刚才的一战,我完可以正面抗衡寻找突破口,但滕志也绝非一般星斗师,比之外围赛上那位同样身处真神大成境的星斗师,单单以出手间的魂力强度而言,至少要强出四分。”

胖子伸出手掌按在张浩肩膀上,凝声道:“对方强的人是神幻师腾燃,就连续两战情况来看,他的实力肯定会强,所以你得谨慎一些。”

“胖哥,放心。”

此刻,眼看有了胖子的前车之鉴,出于试探性的xiǎo心,已经出战过一场的滕铭再次起身走上武斗台,将目光远远投来,张浩情知对方相对弱的腾悦恐怕是要留到后,他站起身来:“锤儿哥的仇,我会连本带利的从这畜生身上讨回来。”

话音落下,张浩眸中一丝冷厉乍现,旋即也不管四周气氛缓缓平复下来。数道目光或是好奇。或是狂热的转移到自己身上。抬步朝斗武台的方向行去。

“如果力有不及,将战斗区域尽量往四周边缘方向拉,之前的情况必不会再出现。”

刚刚走到台下,路过临近一席裁判桌时,一道声音自脑域内飘来,稍稍扭头与曾呵斥滕铭的那位老裁判对视一眼,张浩暗暗diǎn头,情知刚才对方没能来得及阻止瓢锤儿的悲剧。如今心里必定也是有些愧疚。

踏足行到武斗台上,目光平淡的一扫对面脸颊僵硬的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滕铭,张浩伸出手掌将衣衫系在腰间,冷笑道:“再盯着看,也盯不掉我身上一块肉,直接祭出你的双器身,开始吧!”

“希望你不会如刚才那个废物一般,让我失望!”滕铭眸中泛起一抹明目张胆的杀意,言语中毫不掩饰对张浩的蔑视之意。

“嗖”

话音刚刚落下,滕铭双眸骤然一凝。便隔空挥出一记重拳,一只遮天闭目的金属巨爪宛若被困于囚笼里的猛兽。凭空而出,旋即握成一枚遮天闭目的巨拳,朝张浩的方向重重砸去。与此同时,又是一道厚重的劲风从侧边传来,紧跟着一拳轰出,滕铭显然没打算跟张浩浪时间,右脚呈现马步后撤,脚掌一旋,左腿横扫而来,一时间,刚猛的力量挟裹,声势浩大的卷起一片碎石尘埃,将张浩的身躯速吞没。

眼前强大的攻势迎面压来,几乎将躲闪死角尽皆封住,倘若选择后退而暂避锋芒,张浩心里清楚,接下来就会迎来滕铭得存进尺的狂轰乱砸,立马陷入被动应对的境地,此时趁着双方拉开距离的充裕,他背后一双黑色龙翼缓缓延伸,然后将神魂力彻底敞开,感应着对方双重攻击间的衔接破绽。

不得不説,同阶层强者交手,若想用神魂力将对手的攻击透视的一清二楚,简直是痴人説梦。因为这就好比两种液体的彼此相融,如果密度达不到远远超越的程度,那么对方的攻击在神力保护下,就像一尊有色玻璃,根本法窥探出其内分毫。只是,先不提张浩轮回神魂的逆天天赋,所修魂力本就将同阶强者远远甩于身后,再加上神识分散修行中,魂力进一步得到强化,因此只要不是与对手的实力之间有着压倒性的差距,那么对方出手间的攻击力度,乃至力量运转的轨迹,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以往许多事例证明,面对强的敌手,除去张浩的底牌过硬之外,通过强横匹的神魂感应力扑捉敌人的攻击细节,也是制胜的一大关键。

“原来如此!”

此刻,在神魂力如同蜘蛛的面捕捉下,滕铭一拳一脚上所覆盖的神力,以及两者四散出的力量气流,便是一丝一毫都逃不过张浩的感应。眼看面前双重攻击看似声势骇人,但滕铭的目的非是有两个,第一是对方自持实力而托大,为了制造包围攻势,根本不顾双重攻击夹击时因为力道扩散,造成力量彼此对冲的消耗,想要将自己一举迫向绝境。另外一个,则是对手先发制人之下,想要一举占据战斗优势攻击地位,不管双方实力相差如何,首先保证攻击输出,哪怕失败,也能让对手尽量消耗神力或魂力。但是,就以刚才胖子的表现来看,滕铭的提前上场明显是出于xiǎo心下的试探,别看对方上场后态度强硬,这一击根本是倾向于第二种选择。

心思电转,从滕铭率先发动的攻势中瞬间明了对方的用意,张浩口中一道轻哼,背后黑色肉翼重重一扇,身躯极为灵活的划出一道抛物线,不退反进,直接从正面迎了过去。

劲风呼啸,当恰巧冲至双重攻势的包围夹角之间,张浩的脚掌在台面上一选,宛若飞燕般朝空中冲去,而后脚尖轻轻diǎn在滕铭轰出的巨拳表面上借力,身形高高窜起后,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终抵达滕铭头dǐng五丈左右距离,他一个后空翻之下,直接印出一掌,随着黑炎神力的重重倾洒,一只炽热巨掌眨眼便汇聚成型,挟裹着让人几乎窒息的火热能量波动,朝后者的脑袋狠狠拍去。

“嘶”

头dǐng黑色巨掌落下,其上散出的力量气场宛若一尊大山般厚重。几乎第一时间便让滕铭承重左脚横扫攻势的右腿出现一种不堪负重的弯曲。不得不説。张浩一上场之后。身上气息内敛的近乎就如同一位名不经传的凡人,但恰恰正是如此,才让对战经验丰富的滕铭莫名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可让他完出乎预料的是,自己明明已锁定前者的双重攻势,此刻不但被轻易破去,而对方瞬间出手迸发的力量竟给他一种不可力敌的错觉,这不由让他倒抽出一口冷气。

“嘭”

一脚一拳。本就像张浩之前推断的一样,滕铭的率先出手确实想要以气势压倒对方,实则攻势中暗孕着足够回旋的余地。因此这会儿面对上空印下来的一记重掌,他出于本能反应,仍在横扫的脚掌重重磕下,插入坚硬的台面内,而后借助这股彻底稳住身形的力量,那枚看似冲势狂猛的巨爪拳头也是随之一顿,然后狠狠上撩,迎上空中压下的黑色火掌。

“轰”

毫任何花哨的碰撞。自空中迸发,拳掌交接之下。随着一层紊乱的黑色能量涟漪四散,滕铭的金属巨掌竟被震的生生松开,宛若失控般朝台面方向砸去。

“他他怎么能如此精准的把握住我的攻击路线,甚至是反应时间?”

空中随之压来的劲风力量让呼吸都出现些许滞涩,眼角余光瞥见张浩承受一击的反震力道后,却是十分轻松的在空中一个旋身,趁着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下一步攻防间的转换,直接朝后背方向落去,滕铭的瞳孔忍不住一缩。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诡异错觉,上台后他明智的选择应该就是以静制动,因为只要他做出哪怕一丝举动,对手便可以立马让他成为一个被死死操控的傀儡,根据需要,做出下一步预想的反应。

恐怖!突然,这样一股情绪如同开闸空水般,瞬间自滕铭的心头汹涌弥漫开来。

但是,这一刹那,那一道从空中落向台面的消瘦身躯宛若在眸中放慢了数倍,滕铭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如果让对方得逞,这场连一分钟时间都未持续的战斗将会胜负立分。

“嗖”

思绪一闪而过,滕铭情知此刻时间不能耽误分毫,几乎当右臂巨爪不受控制当头砸下的同时,他插入台面的巨大左脚掌上便随之迸发出一股耀眼的土浑色光芒,而后整只脚掌携带起尖锐的摩擦声从台面上重重划过,由此带动着身躯不但避开空中巨爪砸落的位置,而且尽量借力将距离拉开,以待为自己争取后续短暂的应对时间。

“又上当了!”

只是下一刻,滕铭心中的一丝侥幸刚刚闪现,身形在左脚沉沉一蹬之间,不过退出不足一米距离,他却清晰看到,空中一副大鹏展翅姿态的张浩骤然弓起身形,随着背后双翼猛地一扇,整个人出途中,身躯又如簧般撑起,顿时划出一道抛物线,所窜射方向正是他此刻选择后撤的方向。

一霎!论是思维,还是场面上两人连番应对后急剧改变的形势,都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紧跟着,几乎在滕铭双眸骤然一凝的同时,张浩宛若箭矢的身形便怒冲而下,而后在场所有人注视中,台上两人一位倒贴着台面后退,一位当空俯冲,当终相遇时,竟不偏不倚的正好处于一个交叉diǎn上。

“嘭”

下一刻,空中连为一体的巨爪重重砸向地面,所携带的拽力让滕铭身躯一窒的瞬间,张浩便直接探出手掌,准确误的箍住前者脖颈,随着当空冲击力,带起一阵轰隆隆的沉闷声,在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碎石痕迹。

“唰唰唰”

眼看台上不过刚开始的战斗,甚至双方根本还没有一次像样的正面交手,滕铭竟就被如此轻易的制服,当两人在台上的冲势到达尾声后,望着张浩手掌仰天一甩,直接把前者高高举起,黑炎神力轰然爆开,将后者的身躯完覆盖,这一刻,莫説是四周数观众狠狠抽了一口冷风,便是自开赛以来,一向以淡定姿态对待台上比赛的众多一线裁判,此刻也是因为震撼,一大半人齐刷刷的站起身形(未完待续。。)

义乌市后宅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阳高县人民医院
四川白癜风治疗价格
衡水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