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欲逆天 第172章 最年轻剑祖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9:48

我欲逆天 第172章 最年轻剑祖

易凡一次拔升,仅用了周身穴位里的元气。虽然强度不是很高,但瞬发的速度只在眨眼之间。

易凡再度拔升,调动阔海内的本源力量。丹田里强大的七彩元气,顺着三条武脉贯通全身,链接到周身的穴位。他身上元气的强度,犹如巨浪翻腾,疯狂暴涨。

第三次攀升――

易凡催发血煞之力,整个身体,都虚化成了一串七彩的流莹。

门老非常的清楚,虚化肉身是执星境的巅峰手笔。也就是说,易凡根本就是在撒谎,他的境界分明与南宫北一样,同为执星境巅峰。

“看来,真把您老给吓着了!”易凡化成的七彩流光,在半空中盘旋着说道。

“混小子!”门老压下心头的震撼,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摆手说道:“够了,足够了,你小子真有长进。按照你现在的元气强度,虽然无法把人剑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但总算不辱没我师尊的威名了。”

“嘿嘿……!”易凡顽皮的笑了笑,幻化的七彩流光落回到地面,显露出真身:“那门爷爷,我们开始吧,我早就迫不及待了。”

易凡没再解释自己的境界问题,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用常人的理念来衡量了。

“嗯!”门老点点头,拄着拐杖来到易凡的面前:“口诀!”

“化虚为气,聚意为神,人魄剑魂,秒极无踪!”易凡认真的回到,可他的眉头一皱:“可是门爷爷,这作何理解?”

“理解?以你的悟性,不难看透吧?”门老重重的哼了哼。

“可以猜到一点,但是运用……”

“你不是见过我的施展?”门老背起一只手,抬头把目光望向树荫里的天剑山:“化虚为气,凝意为神,和灌注元气是一个道理!”

“灌注元气?把自己的元气灌注在剑上?”易凡眼神迷惑,他本能觉得,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渊非墨那小子,有没有带你领悟真言决的‘势’字要诀?”门老反问到。

易凡挠了挠首,点头道:“有!”

“呵呵!”门老伸出拐杖,苍老的枯手从青皮的木棍上抚过:“这便是普通的灌注元气,但人剑诀的关键,和真言诀的势字要诀差不多。”

易凡听着门老的话,目光汇聚在他手中的青藤杖上。

只见门老的手掌抚过,稀疏平常的拐杖青皮,朦胧上一层淡淡的橘黄色光芒。一股渐渐强大的力量,正在聚拢。

“势有精、气、神……人剑,就是人与剑,二为合一!”门老说道。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易凡依照口诀,隐约能猜到了人剑诀离不开灌注元气。

可听到此处,越来越难以理解。

“知道宗门为何择优剑缘高的弟子吗?”门老再次发问。

易凡摇摇头,又猛的点点头:“因为这些人的资质甚高,根骨俱佳!”

“这仅仅只是一方面!”门老散去掌中的元气,把恢复成青皮的拐杖拄回在地面上说道:“十年磨一剑,磨的不是剑,更是人。”

“苍境武道,有的人修炼百年也无法跨越凝气九重的门槛。有的人,却可以在十年间,就略显成就。佼佼者,更能竖立传奇!”

易凡安静的听着,没有插嘴。他知道,门老连问的三个问题,肯定都与人剑诀有关。而且,必定紧密相连。

“门派注重资质,资质只是一个外部的硬件,悟性才是灵魂!”门老凝重的看着易凡,震声吼到:“你身兼万种优点,资质,血脉,悟性……皆是我见过的人中,继承天地人三绝最高的人选。”

“剑缘,你听到过剑的呼吸,与剑的灵魂可以相溶。人剑合一的境界,可以发挥到极限!”

“你的剑缘是断剑丧曲,肩负着毁灭的使命,无人可挡。你悟性的慧根,更是连佛源之地的秃驴都望尘莫及!”

门老的嗓门突然间拔升,朝着易凡疯狂大吼道:“最高剑缘,断剑丧曲。精、气、神御剑为一,你就是剑,剑就是你。”

“我就是剑,剑就是我?”易凡惊愕道。

“普通人是这么理解,准确来讲,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是人御剑,而非人化剑。”

“我好像有点懂了!”易凡伫立在原地,伸出剑指比划到:“人剑诀的要领,就是以元气作为硬件灌注。元气之中,要包含一个人的灵魂。您说了这么多,其实就这一句嘛!”

“蹭蹭蹭!”门老止不住踉跄了俩步,脑门上滴淌汗水道:“废话少说……以指御剑,提纳元气,把灵魂灌注进去!”

“喝……!”易凡举起手指,捅向头顶。闭目凝神之中,神入剑指。

“很好,很好……保持住,你的意念越强,威力就越强。气势够凶,敌人就只有发抖的份!”门老鹰锐的眼神,闪烁出强盛的奇异色彩。

这一刻,他从易凡的身上,感觉到记忆中那熟悉的气势。仿佛看到了自己年少时,跟在师尊身边练剑的场景。

如今――

他已经老了,与面前这少年相比,易凡才是真正的天剑骄子。

“以神入剑,犹如人剑合一。但你要记住,人是剑的控制者,你才是剑式的灵魂!单一以剑催发,失去了灵魂,只是徒有其表。”

“门爷爷,一直维持聚神,好痛苦的!”

“闭嘴……凝神入剑,把精、气、神融入元气,灌注!”

“喝!”易凡提功纳元,左手盖住右手的手臂蔓延而过,阔海内的七彩元气一直传递到指尖为止。

“人魂剑魄……把意念升华,让灵魂通过剑意,传达到手中,让手中的剑具有你的气魂!”

“啊……!”易凡大喝一声,人剑诀实在太耗费精神,他额头大汗狂流,整个人的灵魂都凝聚在了一指之上。

“秒极无踪,发泄……发泄出去。想想你一路的辛苦,想想你的亲人,想想你的梦想……为了一切,为了自己。人挡杀人,佛阻诛佛,捅***……”

“呼!”狂涌的劲风,从易凡的身上朝着四周蔓延。

剑神树“哗哗哗”摇摆不停,它们觉得,这一刻,好像老主人又回来了。

“捅上去,捅***啊!”

“捅……我捅***!”易凡的元气已经蓄力到了极点。整个人的精、气、神,包括着灵魂都凝聚在了指尖,早就忍受不住了。

此刻,随着门老吼出的“捅***!”易凡一指头戳到了头顶,

“咻!”一道破天的炙光,犹如从地面升腾的火箭。

刹那间,瞬息百里之远。

这最强的一击,一路撕的空间震荡,冲翻了上空的云层,直捣苍穹。

可是突然――

“嘭!”冲过百里的光柱,刚一透过云层,竟然整个的炸裂开来。强大的震荡之力,驱散了剑海林上空数十公里的白云,整座天剑山都颤动了一下。

竟然――

失败了!

“呼!呼!呼!”易凡沉重的呼吸着,汗水从下巴接连不断的滴在脚下。他感到头脑一阵眩晕,这一击实在太耗费精神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失败?”门老呆呆的望着天空,高空中强劲的元气正在缓缓的溃散:“只差一点,只差了一点点啊!”

“门爷爷,好……好累!”易凡从脸颊划拉出一片的汗水,步伐紊乱之下,差点栽倒在地。

“累?你居然会说累?这一年是不是过的太安稳,把你的意志都消磨掉了?”门老的心突然间觉得好痛。

易凡刚才那一击,像极了师尊发出的一剑。那种感觉,差点让他热泪盈眶。

可易凡居然失败了,还朝着自己喊累。

这一刻,门老沧桑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全部都是失望,开不了口的失望。

易凡惊愕的看着门老,虽然自己真的很累,可没有说要放弃。

但是现在,门爷爷的眼神……他的表情……

这表情……

“小凡,反击……我要你反击啊!”

“柳叔……!”易凡的双眼瞬间挂上了血丝,血丝犹如黑紫的蚯蚓一般黏成了一团,变的血稠一片。

门老闭着双眼,痛苦的直摇头,他居然哭了。他很失望吧,他很伤心吧。

易凡知道,最沉重的语言,是出不了声的。

“为何差这一点点……不该是这样,不应该啊!”门老的鹰眼猛然睁开,由于过度的用力,直接把眼眶睁裂:“你刚才发出去的是虚神……是虚神……你剑境里的真身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

门老神情激动,突然冲到易凡的面前,丢开拐杖,死死的掐住他的手臂:“你的剑境真身呢?剑境真身在哪里!在哪里啊?”

“剑……剑境真身?”

“就是你看到的断剑……你刚才发出的是虚神,是虚神!”

“我的断剑?”

“轰!”易凡的脑海一震,愕然想到在当初那片灰色的空间里,断剑化成的俩条剑影:“回来!”

易凡大喝一声――

“嗷……!”大忽悠发出一声惨叫,它正挂在远处的树杈上看好戏。

突然间――

俩条实质化的剑光,从它的身体里脱离了出去。几乎是易凡刚一喊出口,那断剑化成的俩条剑影,就没入了易凡的体内。

“你也过来!”易凡伸手朝着大忽悠虚空一握。

“嗖嗖嗖!”利剑回旋,刹那间,大忽悠被一股狂力吸扯,身不由己的落入到易凡的掌中。

“喝啊……化虚为气,聚意为神,人魄剑魂,秒极无踪!”易凡炸喝一声,把刚才的运用方法又施展了一遍。

霎时!

狂风涌动,吹的门老的俩条罗圈腿,在地面划出俩条出长长的痕迹,直接把他吹开了易凡的身边。

同时――

易凡的左手迅速抚过剑身,入神之下,手中的亮剑完全变成了一把长长的荧光棒。

“断剑丧曲……秒极无踪!”易凡爆瞪双眼,眼中血芒闪烁,把手中的亮剑又一次捅向了头顶。

“轰隆!”一道无法衡量长度的七彩流光破天直上!

汕头天佑医院在线预约
田村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长治知名白癜风医院
韶关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杭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