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焚天剑帝 第一百七十章 唯一一个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0:21

焚天剑帝 第一百七十章 唯一一个

“是么?你这么有信心?只怕你这句话说反了吧?”秦冲耸了耸肩,看起来十分淡定。

他当然不怕,第一关他已经领先了阮靖,而第二关,极大的可能是两人都失败。

那么,最后的赢家,仍然是他!

“不是有信心,是肯定!输的人,一定是你。”阮靖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表现的不在乎,所以几乎是咬着呀蹦出了这句话。

“简直狗屁不通!我老大刚从绝情峰下来,得过青藤老人的指点,你算什么东西?”宋庆听到阮靖的话,直接就接了过来,脏话什么的张口就来。

比起以前,宋庆真的要嚣张得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找了个好老大的缘故。

“我可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一星魔纹炼器师!”阮靖在人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毕竟,魔纹炼器师比起剑修的地位可是要高多了。

但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宋庆何心瑶等人谩骂,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哈哈,原来你不是东西啊!那还敢跟我老大比,回家吃饭去吧。”宋庆奸计得逞,在围观看热闹的人前走了一圈,猖狂大笑。

“你……我懒得理你,反正你老大马上就要滚出宗门了,你也只有这点时间嚣张了。”阮靖平时尽管孤傲,却不善于骂人,现在落入宋庆的陷阱,登时脸色涨得通红。

“放……”

宋庆眉尖一挑,正想说放屁,没想到却被宣布成绩的长老打断了。

“咳咳。”

望着下面无数双渴望的面孔,长老真的不想打击他们,可他又无法改变这个现实,只能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一次考核,大家都知道了,非常困难。所以,此次晋升为一星魔纹炼器师的人,只有一个。”

“一个?这个玩笑开大了!那么多人参加啊,怎么就一个?”

“靠!莫非那个人是我?但我镌刻出来的东西分明连我自己都懂啊。”

“应该是夏剑师兄了,阮靖师兄毕竟已经是一星魔纹炼器师。”

长老的话一出,场下就炸开了锅,一片哀鸿。

那么多人参加魔纹炼器师考核,只通过一个,这只怕是有史以来最离谱的考核了。

听到有人议论自己,夏剑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唇角上翘,斜着瞟了秦冲一眼,满脸得意。

因为阮靖的存在,他一直都不敢表现的太过,只能把自己隐藏前者的身后。

可这并不能证明他就甘愿当小弟。其实他一直想说:我才是真正有把握的人!因为那套魔纹,他竟有种熟悉的感觉。

现在他不仅要将秦冲踩在脚下,一雪前耻,而且连老大也要输给他了,这是何等的牛。

虽然如此一来,就不能让秦冲滚出宗门了,不过那种打脸的感觉,也是相当的爽。

“通过考核的人是……秦冲!”等气氛起来了,长老才故意拖长了声音道。

“啊?秦冲……秦冲?”不好意思的看了老大一眼,夏剑正准备迎接大家羡慕的目光,却听到了秦冲的名字,一下子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8!更新最+C快…y上*._

“不,不,怎么可能是他?”

不止是他,连阮靖,也是难受的抽动着嘴唇,脸庞涨成了猪肝色,像是被瞬间抽空了一般,颓然坐倒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他只是高级魔纹学徒啊,我怎么可能输给他……”哪怕知道长老绝不会说谎,可阮靖仍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双目无光的喃喃自语。

“哈哈,老大,你赢了!”

听到这个结果,宋庆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一抱抱住了秦冲,疯狂大喊。

“呵呵,好!好!。”

秦冲其实也没信心,可没想到真的成为一星魔纹炼器师了。激动之下,只是不停的挠头傻笑,不能自己。

好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成功了。

以后他在宗门的地位,必定会有极大的提升。而且成为魔纹炼器师之后,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穷困潦倒了。

更重要的是,他只差一步就可以上门向何心瑶家族提亲了。

“别好了傻瓜,还有人等着你去宣判死刑呢。”此刻,何心瑶也是高兴的颤抖着,忍不住飞出一串眼泪,差点哭出声来。

不过因为身份背景的关系,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很快就镇定下来,推了推秦冲。

一步登天堂一步地狱。

这句话用来形容阮靖此时的心情真是恰到好处。

上一刻,他还在和秦冲对峙,充满了信心,幻想着将秦冲踢出宗门。可转瞬间,他想象中的人,却变成了自己。

秦冲不但不可能离开宗门,反而成为了耀眼的人物,成为了此次唯一晋升的一星魔纹炼器师。

而他呢,却输的一无所有。不仅仅名誉地位会离他而去,人也要离开宗门。

“竟然是我火剑宗的秦冲,真是太棒了。”一个有些花痴的女弟子捧着下巴,眼里满是小星星。

“奇迹啊!这一下,阮靖可是输惨了,会被迫离开宗门。”阮靖和秦冲打赌的事儿早就传开了,很多人都知道,可现在人们再说出来,等于是在割阮靖的肉。

“哈哈哈,阮靖啊阮靖,平时你不是目中无人牛轰轰的吗?现在怎么了?”

“一年前在云凌峰抢我炼器材料的时候,你不是很嚣张吗?你再嚣张给我看啊?”

“前天你还辱骂我废物来着,合着你比我这废物还不如!”

平时阮靖就很是跋扈,欺负过不少人,也得罪过不少人。现在他因为打赌输了要滚出宗门,那些被他欺凌过的人立即跳了出来。

所谓墙倒众人推,大抵就是这样了。

“你……你们……”

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阮靖只觉天地旋转,一种昏晕的感觉从天而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啧啧,都气吐血了,还不快滚!”宋庆啧啧讥讽道。

“秦冲……我……我……”

被即二连三的重击,阮靖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晕死,而后被其他的弟子抬了下去。

第二天,便是传出他离开宗门的消息。

至于夏剑,老大都失败了他更不敢扎刺,花了不菲的金钱,转去了木剑宗,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秦师弟,恭喜了,想不到你居然是唯一通过考核的。”

这时候程敏竟也来了,带着满脸笑意,那人们熟悉的冷若冰霜气息仿佛已消失不见。

重庆五洲医院在线挂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电话号码
治牛皮癣安庆哪家医院好
贵阳治疗癫痫的最好医院
深圳治疗妇科价格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