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涉上亿网络赌博案频发检察官称固定证据最关

发布时间:2019-07-08 22:51:16

涉上亿络赌博案频发 检察官称固定证据最关键

络赌博案件近乎疯狂:涉案金额动辄上亿元、甚至上百亿元的案件,几乎每个月都会出现。  6月初,曾伟池等9人络赌博案在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身为广东省深圳市生意人的曾伟池在境外非法设立“尊博国际”、“百胜滩”两个赌博站,招募赵涛等人在中国境内负责日常经营及管理,5年间吸引赌资数十亿元。  5月20日,广东首例络赌球案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判处两年至6年不等有期徒刑的4名主犯,仅用84天就吸收赌注7.6亿元。  4月19日,浙江省温州市迄今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络赌博案在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这一团伙与境外赌博站挂钩,仅1年多累计投注赌博金额高达100多亿元。  据了解,自2010年1月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8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集中整治络赌博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一年半以来,络赌博犯罪呈现出怎样的特点?作为一种新的犯罪形式,又给执法部门带来那些挑战?  作案手段链条模式相似  去年7月21日,北京市首起络赌球案在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时在东城检察院公诉一处任职的田申与同事一起出庭支持公诉。  从那时起至今,田申已经参与了41起络赌博案件的审查起诉工作。通过对这些案件的分析他发现,这些案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用于络赌博的服务器基本设在境外;络赌博的链条模式相似。  “基本上都是金字塔式的庞大赌博群体。”田申说,一些具备一定经济基础的社会人员与香港、澳门、台湾、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博彩公司或赌球大庄家联系,境外赌博公司首先在国内发展一级代理,由他们提供上投注线路和系统,发展各级庄家再各自发展下线小庄家或参赌者,以代理的方式,形成金字塔式的赌球组织。   “一般来说,只向下发展三四级代理商,在最小的代理商之下则是参与络赌博人员。”田申介绍,大庄家多为境外人员,不直接接受投注,而是接受二级代理开三级代理接受投注。  以臭名昭着的“太阳城”赌博站为例,其服务器设在菲律宾。《法制》试着打开其站,视频赌局的截图赫然出现在站首页上,查询发现,该站采用“占成”的“合作方式”发展下线,醒目位置打出的“客户”、“开户”、“国际”,撩拨着人们的“发财欲望”。  田申解释说,这个赌博站结构严密,采取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多层级运营模式。通过境外赌博公司提供的络赌博管理平台进行赌博活动,主要提供有真人视频的百家乐、轮盘、扑克王等赌博项目,其玩法与现实中百家乐或老虎机的玩法完全相同。只要投入一定的信用金,就可以成为赌博站的内地代理。注册成“股东”后就有了专属的赌博账号,该账号可以按信用金的数倍金额索要筹码,“股东”可以发展下级代理。  络特点扩大参赌范围  作为一种新形式的犯罪,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特别是近几年,络赌博出现逐渐增多之势。赌博形式也从最早较为单一的赌球发展到“玩法”多种多样。  “现在比较多的是一种叫‘百家乐’的赌博方式,也就是俗称的比大小。”田申说,“这种玩法十分简单,下注也快。”  这也构成了络赌博的一个特点,即涉及领域十分广泛。  “络赌博类型繁多,基本上现实生活中主要的赌博方式在络中都可以进行。但由于受时间、地点等不确定因素影响,一般还是以‘结果’型的赌法为主,例如赌球、赌马、上百家乐等,而现场操作比较复杂的方式就相对较少。”田申表示。  随着络的普及,上赌博只要有一部可以上的电脑,甚至有一台手提电脑,在掌握一个账号后,随时随地便能完成,其隐蔽性及灵活性,使赌徒趋之若鹜。  在田申看来,络的即时性和跨区域性,导致参赌范围扩大,同时赌博数额也不断升级,“络赌博的赌注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有人一场比赛就下注上百万元。参赌者一开始往往小输小赢,随后则急于翻本,越赌越大,最终深陷泥潭。”   稍一疏忽证据就会消失  与其他犯罪形式相比,络赌博犯罪由于其自身的特性,证据往往稍纵即逝,这也给检察官们带来了挑战。  “我们虽然可以在犯罪嫌疑人的电脑中发现登录赌博站页面,但是这个证据的证明效力如果不结合其他证据,只能证明这台电脑曾经打开过这个页,顶多证明这台电脑曾经有一个人用过这个代理账号打开过页,至于打开页干什么,他是查自己盘的投注还是查找发展下家的投注情况准备收钱?是不是这个人打开的?尤其是很多人现在用笔记本,谁都可以使,单凭这样一份证据,并不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必须还有其他证据固定住。”田申说。  “这就好比通过监视器发现一起交通肇事。”他举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我们只能看到是挂着这个车牌的车负有,但具体是谁开的这辆车,我们可能并不清楚。”   “这一类涉及络赌博的案子,我感觉细节上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细节点就有可能成为‘砸死’犯罪嫌疑人辩解的一个要点。”田申对此深有感触。  他给讲述了这样一个案例:  在办理一起络赌博案时,在犯罪嫌疑人的电脑里发现了显示一个投注详情的页面,里面有上千次的投注记录,我们就在里面找。犯罪嫌疑人说自己有十个会员账号用来投注,我们就找会员账号的投注时间。找了半天,终于找出有3次记录是两个不同会员账号在同一秒进行的投注。这个时候,我心里就有数了,嫌疑人声称这是自己玩,自己看好几个账号。但是切换几个页面还得要时间,投注还得在页面上进行点击,而这3次记录显示两个账号是在同一分同一秒进行的投注。  在出庭时我问他,“公诉人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同一分同一秒几个账号同时进行投注点击?”他对此无话可说,只是狡辩说是“络延时”。我说,“络延时也是对于你用客户端的络延时,而对你的系统的点击投注是不可能会出现络延时,它是该怎么记录就怎么记录的。”这就成为一份有力的证据。本报赵阳

微商城第三方源代码如何开发
微信如何开微店
成功案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